<table id="gyxqo"><ruby id="gyxqo"></ruby></table>

  • <big id="gyxqo"></big>
      1. <table id="gyxqo"><option id="gyxqo"><ol id="gyxqo"></ol></option></table>

          您現在的位置:海峽網>新聞中心>福建頻道>福建新聞
          分享

          幼小之間那道“坎”,變平緩了嗎?

          福建省級幼小銜接試點——福州市晉安榕博小學,一年級戶外活動區增設了以科技閱讀和繪本閱讀為主的閱讀角,創設了童印區讓孩子玩拓印,操場地面上還畫了格子和沙包圓盤。這些區域與榕博幼兒園一致。 下圖為小學一年級的閱讀角。

          幼小之間那道“坎”,變平緩了嗎?

          福州市榕博幼兒園設有空中足球場(上圖),小朋友可以在這里充分活動。

          幼小之間那道“坎”,變平緩了嗎?

          榕博幼兒園的空中農場歡樂多。

          幼小之間那道“坎”,變平緩了嗎?

          沙包圓盤前,老師組織一年級孩子做游戲。

          幼小之間那道“坎”,變平緩了嗎?

          榕博小學的操場地面上畫著用來“跳方格”的格子。

          從幼兒園進入小學,通常被稱為“幼小銜接”,是許多孩子受教育之路上的第一道“坎”。在成人眼中這道“坎”似乎并不陡峭,卻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里讓不少家長和孩子感到困惑。

          今年4月,教育部出臺《關于大力推進幼兒園與小學科學銜接的指導意見》,對幼小銜接工作進行部署。經過半年精心準備,上月中旬,我省遴選出10個縣(市、區)和66所學校(幼兒園)為省級幼小銜接實驗區和試點校(園),啟動幼小銜接改革實驗試點工作。

          在全國“雙減”的大背景下,這次的改革帶來了怎樣的入學新變化?學校又將面臨怎樣的挑戰?記者對此展開調查。

          游戲化教學

          進入小學課堂

          “今年的一年級新生入學時,我們沒怎么見到站在校門口哭鬧不肯上學的孩子了。”盡管時間已過去兩個多月,福州市晉安榕博小學副校長江芝芬回憶新學期開學,語氣中仍流露出一絲欣喜。

          記者探訪當日的上午9時許,榕博小學一年(8)班的課堂上,數學老師正帶著同學們屏氣凝神聽完一段鼓點音頻,然后指導大家嘗試用拍掌的方式還原方才的鼓點,以此學習“找規律”。

          不只數學課,今年的一年級課堂,同學們“玩”的時間挺多——體育課的熱身是游戲;音樂課唱唱跳跳像小音樂??;科學課動手實驗自不必說,就連語文課的生字和拼音,老師也帶著同學們“開小火車”,以接力朗讀等方式來復習。

          不僅如此,在新生教室前的空地上,課間時,孩子們踏著“機器人小胖”的彩繪圖案,爭著玩跳格子、扔沙包;課后服務時間,“太空艙”科技繪本閱讀區、棋類游戲區、童印工坊成為他們最喜歡扎堆的樂園。

          “我喜歡上小學!”在童印工坊活動區,一年級新生王若菡在油泥上刻好了一匹馬的圖案。她開心地跑前跑后,向老師和小伙伴展示。在她和許多小伙伴的眼里,新的校園生活沒有太多陌生感,依然有趣好玩,像是在“長大了”的幼兒園。

          創設與幼兒園相銜接的學校環境,是幼小銜接試點的一項重要內容。但幫助孩子們順利幼小銜接的,遠不只這“似曾相識”的環境。

          “我們在8月28日、29日上午專門組織新生進行入學適應培訓,包括熟悉校園環境、作息時間,認識新班級、新同學、新老師,熟悉放學路隊安排等。開學后,拉長以往只有幾天的開學適應教育,將一年級特別是上學期作為入學適應期,讓每位教師都系統設計好一學期乃至一學年的幼小銜接教學工作計劃并安排好適應教育的課程內容。”榕博小學校長吳志誠說,“我們還選擇兼具教學經驗和親和力的老師來教低年級,并安排他們到幼兒園聽課,進一步提升課堂語言表達能力。”

          本輪改革試點中,另外兩對省級幼小銜接工作試點校(園)——晉江市第六實驗小學與第二實驗幼兒園,浦城縣水南中心小學與水南中心幼兒園,也有類似的嘗試。

          “我們將傳統的‘狹長走廊+教室’的校舍布局,變成‘教室+客廳+衛生間’的新環境,將2至3個新生班級組合成一個‘小社區’,設置圖書角、藝術角等共享區域,開展豐富多彩的小社區活動。”晉江市第六實驗小學校長李雪強說。

          浦城縣水南中心小學校長鄧曉楨和水南中心幼兒園園長周曉霞介紹說,中心小學與中心幼兒園共同開展繪本閱讀、親子閱讀活動,實現課程與情感的對接。兩家單位還聯合開展“樂享田園,生活自然”課程,幼兒園開發勞動實踐基地“開心農場”與小學一年級開展綠色校園“認領植物寶寶”主題活動相銜接。

          期待“家-校-園”三方

          更多合力

          相較于小學方面的改變,幼小銜接的另一頭——幼兒園表現得更加從容。

          以榕博幼兒園為例,這家省級示范幼兒園設有空中農場、空中足球場、拓印課堂、益智游戲區、繪本閱讀角,營造游戲、實踐、體驗、探究的教育環境。同時通過日常生活、游戲活動、主題活動、家園互動等課程實施路徑,幫助幼兒做好身心、生活、社會、學習適應等方面入學準備。

          “‘零起點’不等于‘零準備’??茖W的幼小銜接必須要兼顧兒童身心發育的全方面,這是優質幼兒園一直堅持的做法。”榕博幼兒園園長林云芝說,“我們正在與榕博小學建設聯合互訪、協同教研、‘家-校-園’共育機制,采用主題教研、聯合備課、教學展示、集中評課、經驗交流等多種形式,加強教師在兒童發展、課程、教學、管理方面的研究交流,實現理念和實踐上的深度銜接。”

          晉江市第二實驗幼兒園園長何秀鳳說:“我們把幼兒小學入學準備關鍵素質培養細化到每日生活、學習環節中,做到科學規范。搭建家、校、園三方溝通平臺,組建幼小銜接專項課題組、教研共同體。與晉江市第六實驗小學開展線上、線下聯動教研,共同形成跟蹤、反饋、調整的良性循環。”

          幼兒園的教育主要是以游戲形式展開,而小學教育則以系統的學科教學為主要形式,并以嚴格的學習與作息制度作保證。這種客觀差異的存在形成了幼小銜接中“坎”的坡度。采訪中,試點小學和幼兒園的負責人坦言,在以往的評價體系之下,堅持科學的幼小銜接顯得幼兒園方面有點“一頭熱”;但在如今“雙減”尤其是一、二年級取消紙筆考試的政策支撐下,小學方面的顧慮被明顯打消。

          “重視教學質量的老師,通常都會以更加積極的心態去應對幼小銜接。因為他們深知,學習過程本身是一種平穩的成長過程,而不是單純地看學生能考多少分,對年齡小、低年級的孩子更是如此。老師們不會因為取消筆試就選擇‘躺平’,但他們同時也非常希望,家長們不要過度焦慮。”一所參與改革試點的小學的負責人表示。

          這個觀點已經得到許多家長的認可。在記者隨機采訪的20多名一年級學生家長中,他們反饋較多的是:“這兩個月確實沒有太多雞飛狗跳的情況”“娃挺愿意去上小學”“親子共讀的時間多了,和娃交流的內容變得更豐富了”。

          采訪中,一部分家長也流露出“筆頭作業訓練量不夠,最終到了三年級就‘開盲盒’”的擔憂。對此,多家試點小學的負責人態度是:幼小銜接的內容中,“適應”是最關鍵詞,當前小學已經調整了一年級課程安排,合理安排內容梯度,減緩教學進度,并將采取更多更靈活的方式加強家校溝通。教育者們認為,家長應將精力更多地放在增強孩子自理能力、提升情緒管理能力和養成良好學習習慣等方面,讓家、校、園各司其職又共同促進,形成更強大的合力。

          責任編輯:趙睿

          最新福建新聞 頻道推薦
          進入新聞頻道新聞推薦
          《原神》雙雪成行任務怎么玩 雙雪成行
          進入圖片頻道最新圖文
          進入視頻頻道最新視頻
          一周熱點新聞
          下載海湃客戶端
          關注海峽網微信
          ?